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重生后,我靠生子攒福运 > 第210章 劳动的人最美

“美味啊!真是美味啊!”
  罗大乔从饭桌抬起头,眼前是一个热辣辣的麻辣锅,里面羊肉蘑菇翻滚,他嘴上还有一圈麻酱,桌子上各种菜乱飞,酒瓶都倒了也没人扶,罗大乔就好像个饿死鬼投胎,埋在碗里就吸溜。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
  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难怪只食素的剑徒们都交口称赞,即使没有牛羊肉,光是一个麻辣锅底涮菜,也是至尊美味啊。
  “再来一盘肉!”罗大乔哭着招手。
  有两个拼桌的客人路过,瞧见他的样子,不由得笑出声。
  “你是第一次吃吧,第一次吃都是这样,食肆的老板有创意啊,我之前从不知道吃饭还有这种吃法。”
  “哈哈,哪有饭,分明是菜和肉。”
  “一样能吃饱,一样能吃饱。”
  罗大乔:“你们……都是这的常客?”
  “是啊,我们就住在附近。”
  一个客人指着下面的小山村。
  “近水楼台先得月,谁能想到靠着出云山,如此仙气飘渺之地还能有这般接地气的食肆。”
  “也不算俗,你看老板娘不就是仙气飘渺?”
  另一客人眼光热切地扫向白荷,下山后的白荷启动了生意模式,蒙着面,头上戴着小帽兜,几乎把脸都遮起来了,饶是如此,那丰满妖娆的身姿,一走一过带来的丝缕香风还是让人沉醉……
  办了这些日子,食肆的客人主要分成三类,一类为食,一类为色,还有一类食色皆为。今天来的这两个,胖的就是为食,瘦的,虽说是为色,但他并不是个登徒子,只远远地欣赏着忙碌的白荷,心中的敬意如江水滔滔。
  这么美丽的女子是那样勤劳,没靠美色给自己谋一点利益,单这一条便让所有食客高看。
  “阮姑娘是个真正的豪杰。”
  “也不知她是否成婚,这样的人,怕是只有皇亲国戚才配得上吧。”
  “额,要这么说的话……”
  自家老板岂不是没戏了?说起来,老板冲过去找阮姑娘已经两个时辰了,连自己都误打误撞遇到吃起来了,老板还没个消息,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不管了,先吃吧!
  与此同时,意外本外,沐雪从大门出来,顺道捡到伙计遗落的药草筐,几步之遥,那熟悉的面孔正在食肆大吃特吃,他叹息着摇头,目光再次不受控制地落在在厨房前忙碌的白荷身上。
  食肆目前的石锅扩到了五个,算上拼桌,总共有二十一个客人,多哥儿忙着上菜上烧酒,丹丹忙着煮茶煮汤锅,白荷也会煮锅,更多却是洗菜择菜。
  她坐在地上,头上是一顶大大的帷帽,闷热的天气,到了晚上也降不了多少,她的荷姐额上尽是汗水,为了方便洗菜,连漂亮的襦裙都顾不上,整个人弄的汗津津,明明她可以松松快快凉凉爽爽地待在温室,吃着最好的,喝着最好的,让人服侍。她不是做不到,甚至早在姿色没有如今鼎盛时,顾家那位爷就有意收她当姨娘,加上旁边这两位。
  原以为洛三川只是少爷心性,一时兴起才非要得到白荷,现在看里面未必没有真心,以郑大哥的能力,若他真要将白荷带走,无论是出云山,还是自己,谁都留不住。可他们没有那么做,特别是洛三川,竟愿俯首做小厮,就为了与他的荷姐相伴。
  而他的荷姐,不要他们,也没说要自己,这并非为了提价,或享受男人们为她争夺的快感,瞧她那么累却那么欢喜,这个感觉,沐雪最清楚不过了,他开了铺子赚到人生第一桶金时也是这样的。
  也许白荷真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那他最该做的,就是尊重不去打扰,最好,郑家兄弟也能明白。
  一边想着,沐雪一边看向洛三川,然后,他就震惊了——洛三川正在与郑毕然说话,那张印象中只有阴险狠戾的脸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荷姐高兴的像个孩子,她是真喜欢做生意啊!完了,哥,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没希望了。不过沐雪也没有,那就行!哈哈,我还是比他有优势,他有娃要顾,我却能永远在荷姐身边。”
  “在身边却得不到,有什么好得意。”
  郑毕然嗤笑,眼睛却移不开了。
  这是小荡妇吗?
  她的浪劲呢,她的骚劲呢?为什么会如此投入一个根本不赚钱的小生意,为什么不用她最大的武器?把纱巾摘下,把帷帽摘下,即使她卖的是屎,想必也有源源不断的客人愿意为了一亲芳泽买单吧。
  所以是她变了,还是自己错看了?为什么看到挽着裙哼哧哼哧洗菜的小女子他的眼睛会那么热,心也是热的,有一种未知的让他有些慌张的情绪慢慢生出,这一刻他竟不想破坏那份烟火气的快乐。
  “哼,反正我们的约定是,半年之内你做不成就换我来做。”
  只要他像以前一样如法炮制……
  “那你肯定会失败的。”洛三川懒洋洋地说,“还有,虽然我讨厌那个挖墙脚的沐雪,但有一点他说对了,我们是该尊重白荷,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白荷唯一嫁的是沐雪?”
  “你说她物质,下贱,那她理应选择你我,可她却选了沐雪,三年前的沐雪不就是个穷小子么?她是选了一个能尊重她人格的人,我们都错了,因此我也想开了,这半年我陪着她,就当是赎罪了。”
  “三儿……”
  “我去帮忙啦,哥,你慢慢瞧吧。”
  洛三川收起扇子,不知从哪变出来一个短衫,年轻俊美的公子,脱下了那缝着金线的长袍,换上了客栈小二穿的小短打一步三蹿高地跑了过去。
  “荷姐,我来了,你们卖的如何?哎哟,这洗菜的工作应由我来做啊!多哥儿,你什么意思,抢我的活?”
  “丹丹,热水呢?茶桶都空了,你真是个笨的,荷姐,我就说没我不行吧?”
  白荷:“少叨叨了,快干吧。”

(https://www.bqduo.com/biquge/104_104896/c4679310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qdu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qd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