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新婚妻子发现了我不为人知的过去 > 第179章 177录音的手机,渡边当场抓获!

第179章  177.录音的手机,渡边当场抓获!

    2025年5月30日,周五,下午13点至14点半。

    历经一个班小时,渡边彻也终于从死亡边缘挽救回桃沢美津枝的生命。

    他也算得上功德一件了。

    倘若没有渡边,因为催情药的激发而没有及时得到身体畅快释放而死,地雷系小只马桃沢同学恐怕会成为“猫楼日变”的新闻头条了(一个专门用来收集岛国变态新闻的网站,通常是一大段文字详细生动描述新闻事件,背景配图是一栋岛国的大楼)。

    凌乱不堪的榻榻米上,渡边彻也全程冷着脸做完这场医疗手术。

    他虽然没有学过医,但对于这种病症显然得心应手。

    救桃沢,如呼吸。

    其实说是全程冷脸也并不准确,在最后,渡边彻也还是有些许情绪波动的。

    一是的确舒畅痛快!二来嘛……桃沢美津枝的身子构造有些许奇怪。

    除了前世是个刚高中毕业还没去大学、没谈过恋爱的童贞男边彻,这一世,他无论是在京都作为渡边彻还是在东京当渡边彻也,经历过那么多女人,渡边一下子就发现了桃沢同学身子的不寻常之处。

    嗯。

    除非他强行动用暴力,但那样,恐怕会带出来些萝莉小只马的东西,给桃沢美津枝带来极大的身体损害。

    考虑到那样子做百害而无一利,渡边只能姑且放弃了……

    真的只是因为桃沢的身体足够特殊吗?渡边觉得可能还有别的原因,比如“WTA-3型”药品的辅助和强化。

    不然渡边彻也实在不能理解那宛如小女孩一样的………

    伸手连抽好几张纸,渡边彻也给自己的脸和身体擦汗。

    渡边并没有急着离开桃沢的身子,这件事急不得,而且他现在也离开不了。

    给自己擦完后,男人又抽了几张纸给趴在榻榻米上的女孩擦拭。

    卷着桃沢的头发盘起来打个旋,渡边的手法粗糙,显然对此不是很上心,只力求头发待会不要碍事就好。

    刚刚那一個半小时,碍事得狠啊……

    听着美津枝存余的嘤咛,渡边从她的额头轻柔地滑过脸颊,继而转进耳边耳后,后脖颈处积蓄的细汗是重点关照对象,将鬓角浸湿一片,渡边的动作也变得温柔起来。

    虽然远不及对待纪子那般满是爱与呵护,但其中的关照是别的女人求而不得的。

    早乙女和星见遥要是看见渡边此刻这副姿态和态度对待事后的女子,指不定要捶胸顿足、鼻子发酸,眼眶瞪得目眦欲裂。

    桃沢今天这一身打扮看起来是地雷女,但徒有其表罢了,地雷女的内核是半点都没沾,身子各处肌肤雪白细嫩,只是现在沾了点点片片的青紫,纤细的腰肢被渡边掐得一圈红印子。

    渡边依旧是冷着脸,动作轻柔地去给美津枝细细擦拭、抚慰……

    约莫过了将近十分钟,期间渡边彻也一直用腿半撑着身体,生怕整个人一直坐上去压坏了桃沢美津枝。

    不是很轻松地成功了,还弄醒了原本力竭而睡的桃沢美津枝。

    小只马醒是醒了,但根本不敢回头去看,身子也提不起什么力气来,只搔下乌黑的秀发,遮住她被眼泪口水弄花的地雷女妆容,乖乖坐了鸵鸟。

    渡边低头看着趴躺在榻榻米上、个子、脸蛋等等都和小女孩一般无二的成年女人,心头说不出的怪异。

    而且既然已经与桃沢美津枝有了肌肤之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他主动的,那么他对她并不太过于排斥。

    渡边彻也清楚这只是露水情缘,以后不会再与桃沢美津枝有什么接触,只是他拿了她作为一个女人一生只有一次的最为珍贵之物,哪怕是那种情况,也总归是不好意思的。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原本沾满了美少女汗液的纸巾是不能再用了,拿去泡茶喝倒是不错的选择,可惜渡边彻也不是这样的变态,没有这种特殊的癖好。

    (PS:对清水纪子有,渡边和纪子曾在运动后在浴室里互相为对方……)

    又重新抽了几张纸巾的渡边彻也小心翼翼地蹲身为桃沢美津枝清理身子,他歉意道:

    “……抱歉。桃沢同学,我不是有意的。”

    埋着脑袋的少女只呜呜传来不清不楚的声音:“我知道的,渡边君!

    “不是……渡边君的错!

    “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更没想到我,我,我……竟然会,会……”

    小只马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不过她超级开心!

    既然如此,她现在又还是危险期,她怀上渡边君的孩子的可能性是不是非常大了!?

    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么!?

    埋首的桃沢美津枝微微动了动手,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太激动,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然而渡边彻也的一句话直接将她所有的幻想全部颠覆了:

    “桃沢同学也不必担心,我待会下去便利店买紧急药。

    “虽然这样子做对身体不太好,但总比怀孕要好。而且桃沢同学还是未婚,怀孕了也只能选择打掉,这样更加损害身体了。”渡边轻声道,穿上了自己的裤子。

    “啊!?”小只马闻言抬头,一脸的不可置信。

    “有什么事么,桃沢同学?”渡边神情澹澹。

    看着这一副模样的渡边彻也,桃沢美津枝一下子便委屈了。

    刚刚在榻榻米上才享受过男人的刚毅热猛和温柔体贴,仿佛处处都是他对她抱有一丝爱意的明证,现在甫一听见渡边这番冷淡的表情。

    小只马心里没有落差才怪了。

    然而她懂得分寸,知道自己没有名分,只是阴差阳错地贪得了这份份量不小的情与爱。

    或许渡边彻也只是将她当做朋友,甚至是普通同学来看待,他肯愿意“背叛”妻子来救自己,已经足够仁至义尽了!

    桃沢美津枝已经很满意了,她真的非常开心满足了。

    然而女人心底还是有些空落落的,忍不住就要落下泪来,只将将忍住,憋了回去,化作一个滑稽的笑容。

    黑色秀发凌乱贴在身子各处,勾人的地雷系妆容花得像是个黑灰相间的小猫,依稀能辨别出精致优越的五官,身子小巧玲珑,精致得像个瓷娃娃,仿佛可以直接当做景品手办来装饰,只是身上青红青紫片片,看得有些吓人,却又能勾起一阵子邪火……

    看着这样模样的桃沢,渡边感到发自内心的抱歉,可是“WT-3型”药品实在是太猛了!

    他不稍微认真对待点儿,拿出点实力,只会落得个被返身镇压,倒反天罡的下场……

    笑着抹掉眼角因为欢愉而留有余韵的泪水,桃沢美津枝想要将此事轻轻揭过:“待会再去吧,渡边君……先休息会儿。”

    不知道渡边彻也无需休息的美津枝如此说道,她佯装四下里瞧了瞧,转移话题道:“……梨香香呢?渡边君……应该知道她在哪里吧?”

    桃沢美津枝最后仅存的记忆里,是渡边彻也拽着堀口梨香的头发,后面发生了什么她一概不知。

    提起堀口梨香,渡边彻也的眸色更加冷漠,他已经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将脚边的女式可爱内衣和衣物抛给桃沢美津枝后说:“她被我扔在了门外。”

    “啊?噢噢……这样也好,,,”咽了口口水,依依不舍的美津枝用商量的语气道:“我知道自己这样说不太好,我好像也没资格这么说……

    “但是,,但是渡边君可以不要太过于苛责梨香香可以么,更不要去报警!

    “她,她只是一时间被蒙蔽了心智……”

    桃沢美津枝实在是找不到理由给堀口梨香开脱了!

    美津枝知道堀口在【月见里财团】的医药研究试验室上班,接触到的都是最先进最科技的药品,但她实在是没有料到堀口胆子会大到这种程度!

    甚至是,甚至是……还准备将意外中了催情剂的她交给……!!

    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们难道不是一起生活了四年多,无话不谈的好友么!?

    为什么梨香香会想对自己如此恶劣的事!?

    她们可是感情最最最最为要好的闺蜜啊!!!

    桃沢美津枝在哪一瞬间火烧得快要死的时候,一颗心彻底冰凉,好在渡边彻也没有答应她。

    不过美津枝知道的是,她今后不会再可能与梨香香像以往那般无拘无束地生活在同一间公寓里了……

    而听到桃沢如此圣母的话,渡边其实内心是无所谓的,她们两个女人之间的事就由她们自己来决定就好了,他不会去管也懒得去管。

    起身来到公寓大门前,渡边拉开门准备下去买药。

    门口碍事的家伙一下子蹦起来,脸上泪痕清晰可见,和渡边对视一眼后意外地兴奋起来,攥着手机直往公寓里钻。

    渡边侧身躲了过去,不想与她有任何的接触。

    重新进来的堀口梨香,一眼便看到侧躺在榻榻米上衣不蔽体、我见犹怜的闺蜜美津枝。

    那荡漾的含蜜微笑,浑身白嫩嫩的肌肤看得青一片、紫一块着实吓人,但那满是幸福的红晕一看就知道有被渡边好好地滋润过。

    堀口梨香怎么可能不羡慕!?

    她坚定地下定最后冲一波的决心了!

    只为体验与美津枝有过的享受!

    演技更上一层楼的堀口梨香就差滑跪过去了,坐在美津枝的身边,她便高声嚷道:

    “渡边你瞧瞧自己做的好事!美津枝本来身子骨就足够脆弱了,你和她做的时候就不能多多体谅她一下么!!

    “她身上哪里还有能看的地方!?”

    堀口梨香义愤填膺,义正言辞,仿佛遭受渡边彻也粗暴对待的是她本人。

    身旁的小只马看着她的表演,最后一丝希冀也荡然无存了。

    生活了这么多年,哪怕堀口梨香的演技再怎么进步,她的关心是真是假,有几分表演痕迹,难道离她最近的身边人桃沢美津枝看不出来么?

    没有一丝一毫的真情实感,全是表演。

    不知道堀口还在算计什么的美津枝轻轻笑了笑,开始穿衣服。

    防止外面有人经过让桃沢走光,渡边想要先走出公寓,然后直接关门。

    察觉到他的举动的堀口梨香吓坏了,连跑带爬地窜到门前把门推上,防止渡边逃走。

    堀口梨香现在的头发像杂草一样乱,活脱脱得像个疯子,她仰头接着质问渡边:“怎么?将清水纪子当做绝世珍宝一般抱在怀里的渡边君,现在将美津枝吃干抹净了以后,穿上裤子、拍拍屁股就准备走了?

    “哪里有这样好的事!”

    对于堀口梨香莫名其妙的指责,渡边实在不想跟她多说一句话,他一把扒拉开堀口梨香。

    渡边可没收着力气,堀口一个踉跄就要摔在地上,手机此刻有着重要任务,害怕将手机摔坏了的女人把手机护在怀里倒在地上。

    如此怪异的举动让摸上门把手的渡边停下来,他收回手,静静看着把手机真正当做稀世珍宝一样护着的堀口。

    因为堀口梨香家境一般,智能机也是很普通的品牌,并不是苹果和三体的最新款,没有道理值得她比身体还要呵护。

    绝对有问题。

    渡边彻也姑且没出公寓,他要看看堀口梨香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梨香……渡边同学是要出去买药的。”桃沢美津枝说话了。

    “买药?买什么药?”女人一头雾水,回问道。

    见到美津枝害羞地低下脑袋,堀口梨香哪里还不懂呢?

    心底里又酸又羡慕,各种滋味搅拌在一起难以诉明,她只好又对着渡边高声嚷起来,生怕漏掉一个音节。

    “渡边!你对美津枝做那种事也就算了,竟然还不做任何的安全措施!?”

    见渡边无动于衷,堀口梨香只好接着刺激他:“怎么不说话?哑巴了吗!敢做不敢认!?”

    渡边看着堀口惟妙惟肖的表演,每一句都在刻意引导自己说话,实在是太好懂了。

    他存心想要戏耍堀口梨香,便满足了她:“我实在是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脸说出这些屁话,明明是你将………”

    渡边简略地把堀口的所作所为说了出来。

    而堀口梨香一开始的目的便是将渡边彻也与桃沢美津枝的苟且之事当面说出来,再迫使他们两位当事人说话不做反对就足够了。

    现在既然目标已达成,她便已经心满意足。

    接下来的事,可以留着以后再做,毕竟时间还有的是。

    于是她不再追问、苛责渡边什么,反而去假惺惺地关注美津枝。

    渡边见她一副沉不住气的模样,暗自冷笑,真以为自己有多聪明绝顶,把他们都当傻子耍?

    他二话不说,暴起发难,突然袭击堀口梨香的后背,反擒住她的手腕,在她惊骇的目光里,从她的手中夺走了她紧攥的手机。

    醒起屏幕,锁屏界面赫然显示着录音机的弹窗——已录音36:09。

    “堀口,你真是一次次地在挑战我的底线啊……

    “手机显示正在录音,你想干什么?”

    渡边彻也的话里没有任何语气,他举起手机,亮给面前的两个女人看。

    一个震惊,一个骇然。

    (本章完)

(https://www.bqduo.com/biquge/103_103617/c4679313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qdu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qduo.com